何謂本地人?澳門移工二代的困擾

你會如何定義“澳門本地人”?在澳門出生、讀書、長大、會說流利廣東話、懂澳門文化?如果有人上述項項皆有,你會否也和筆者一樣,自然認為他就是本地人呢?但是,原來這樣也不足夠。Carl生於澳、長於澳,是菲律賓移工二代,然而個人身份認同,卻總讓他感到迷茫:在不忘記自己的根,與融入澳門主流文化間,要如何找到平衡?



在澳門土生土長的移工二代

Carl菲律賓籍的父母於90年代來澳工作時相識,並於2002年在澳門誕下了他。受語言障礙影響,Carl入讀學校的選擇就不多,而他的父母希望小孩能更融入本地的文化和學習本地的語言,所以讓他就讀了一所中葡學校,因為在那裡,中文是主要教學語言,並有英語及葡語的語言課。


Carl說,校內幾乎八成學生都跟他一樣,是菲律賓移工的第二代,餘下的有少數的土生葡人和中國人。Carl在家使用他加祿語,從小則在校內學習中文、英文和葡文,跟同樣是菲律賓移工二代的同輩聊天時,他們會不自覺地混合多種語言。Carl笑說︰“有次,我同妹妹係屋企用中文嘈交,因為媽媽聽唔明,所以我們就轉用他加祿語,繼續嘈。”


身份認同的困擾

在移民家庭成長的孩子,常常因不同文化的衝擊而產生身份認同的困惑。在疫情前,Carl會定期跟父母回家探親。說得一口流利他加祿語的他,卻對菲律賓感到陌生。參加大學文化交流活動時,人們自然地讓他介紹菲律賓特色節日,但他卻略帶遲疑,“其實我都唔係好清楚”。


雖然家人也常教導他不要忘記祖上的根,但因為他長時間在澳門生活,難免會更熟悉和認同澳門的社會文化,“我覺得自己係澳門人。”Carl說,他自小會跟其他澳門人一樣,看港劇、聽廣東歌(即場哼唱了粵語說唱歌《係咁先啦》幾句)。Carl生於澳、長於澳、積極融入主流社會,然而他卻無法理直氣壯地自稱“澳門人”──因他沒有澳門居民身份證,只有一本菲律賓護照。


根據本澳第8/2002號法律(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身份證制度)第4條之規定,小孩在澳出生時,如父親或母親已具有本澳有效的“居留許可”或持有有效的澳門居民身份證,才可依法向本澳權限機關申辦澳門居民身份證。由於Carl的父母是以外地僱員身份在澳門工作的情況,按法律規定,無論工作多久,他們也只屬“逗留”,不屬“居留”。在上大學前,Carl在澳的居留權,取代於父母的藍卡身份。也就是說,如果哪一天Carl的父母失去工作、而他也無法考上澳門的大學時,他就要離開這座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,回到一個他不熟悉的“家”。


善用多元文化優勢

因為沒有一個法律認可的“本地”居民身份,想留在澳門讀書、生活、工作,Carl也要比其他非移工二代的同輩付出更多的努力。可能就是在對未來不確定性的壓力,跟Carl聊天時,便會發現他比同齡澳門青年更懂事早熟。就讀大學的他,承認很想打工幫補家計,但遺憾拿著學生簽證,不能在澳門打工。


讀完大學後,他很想留在澳門工作,實踐這麼多年在澳學習的成果,為社會作出貢獻。但在本地人優先就業的情況下,他要加倍努力,使自己將來成為一位專才,才有可能以外地僱員的身份留在澳門生活工作。以上種種原因,都令他非常努力讀書,現在更成功申請到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幫補學費。


這位懂四種語言、具多元文化背景優勢、學習成績可以申請全額獎學金的潛在人才,澳門卻容不下他。究竟我們該如何善用多元文化優勢呢?未來,我們將和大家作更深入的探討。


作者為陸婉華,語言交流暨文化推廣協會會長

63 次查看0 則留言